暗影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番外三 且以永日(1 / 7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令狐羽用念头凝练出第一根飞刃那天,一脉山起了好大一场雾。

飞刃划破浓雾,高高飞跃雾海之上,像是他的眼睛也飞了上去。漫天阳光洒落,水汽氤氲中可见斑斓虹光,他心中又是骄傲,又是欢喜。

此时此刻,他只想把喜悦分享给最亲密的前师尊二脉主,虽然自己来了一脉,只能管大脉主叫师尊,可先生不同,他们一向情同父子。

湿漉漉的风扑在脸上,令狐羽充满期待,这个术法的名字还有后续演化,他盼着先生能给些指点,毕竟灵感来自纸通神。

二脉山近在眼前,他腾风落了下去——

令狐羽睁开眼,入目是繁复而纤细的黑玉屋梁,间或饰以明珠,华美却妖异,与中土截然不同的风格。

神魂契上传来潮水般的情绪,似是想引导他多想起曾经与先生的情谊,伤感而柔软的海浪在胸膛缓缓起伏着。

令狐羽默然起身,舀起冷水泼在面上,铜镜里映出他的模样,一半杀意一半柔软,状若疯癫。

“先生看似将人玩弄股掌间,其实一点不懂何为情谊。”他冷笑一声,铜镜骤然碎裂,噼里啪啦四散一地,“你这样做,只会让我更愤怒。”

越是想起过往的日子,越让他感受到被背叛利用的痛苦,先生竟然不懂。

绑好头发,换了身利索窄袖衣,令狐羽推开窗,淡淡的雾气与日光一并灌入室内。这里是荒帝宫建在半山腰的客房? 荒帝宫依山而建? 从底到高,最底处是正殿? 最高处是他的寝宫。

他望向被云雾吞没的山顶? 昨日在凌霄花下遇见的少女骤然浮现眼前。

烦人的神魂契又开始聒噪,先生好似认定她就是自己要找的思女? 从昨日开始便极力干涉他,一刻不得停。

真是逃到大荒也躲不过? 先生想将计就计? 那就看谁笑到最后。

令狐羽推门而出,见门外黑玉花盆中粉白芍药开得热烈,便随手摘了两朵。

来大荒数月,上至南荒帝下至宫内侍从? 个个对司幽国遗民的事避而不谈? 唯一愿意作答的却是那绿瀑红花下的姑娘,看着年纪不大却已被关在高墙后,也是个可怜人。

正值春日,南荒帝寝宫处处杏雨梨云,绕过大小花园? 令狐羽便见到那堵长满凌霄花的高墙。

他纵身翻上去,正与绿瀑红花下的纤瘦人影打个照面。

这里是一块连院落都算不上的小空地? 最多方圆两丈,如茵的绿草上只摆了张矮而窄的榻? 昨日身着褐衣头戴金冠的少女,今日换了身华美的玄黑衣裙? 头顶压着一看就特别重的宝石头饰? 银色细流苏在耳畔水波般摇晃。

她依旧坐在榻上? 也依旧不动声色看着他。

比常人稍浅的发色与眸色令她看起来犹如细瓷人偶,先生竟会认为她是思女,她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,当什么妖臣?且她毫无生气,话都说不利索还自称“宠妃”,多半不受宠又在这深宫里闷的,都关出毛病了。

令狐羽从袖中取出那两朵碗大且娇艳的粉白芍药,递去她面前:“成天对着野花多没意思,这个给你。”

细瓷人偶般的人终于动了,银流苏的光在眼底跳跃,看不出是不是高兴,过了半晌才低声道:“多谢你,但这两朵花我留不得。”

令狐羽往她对面一坐,不以为意:“临走时我会烧掉。”

烧掉这两个字不知触动了什么,她很久不说话,只捧着芍药静静端详,浓密的睫毛上仿佛都凝结出忧郁。

令狐羽忽然道:“我尚未自报师门,我来自中土仙门太上脉,姑娘听过吗?”

关在深宫的大荒女子多半不会知道这些,他索性替她排解下,打开话匣子才好问思女的事。

谁想她不但点头,琥珀色的眼睛一下便望向他:“太上脉很有名,听说南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