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影小说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四 众生像(1 / 3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落英

落英不会忘记,玉露将她和一个小内侍领到沈筠面前时,她的笑有多么云淡风轻。

当然,彼时的她,根本不知道那样的笑容,可以被一个这样的词,形容得如此贴切。

玉露走后,她问她“你叫什么?”声音也是温雅平和。

“请娘子赐名。”

这是规矩,仆婢的名字,都是新主赐的。

彼时,她望着窗角的一片修竹,几枝桃花,淡淡道“那便叫落英吧。”之后又对那个小内侍说“那你,便叫培竹吧。”

原本以为,她和骊姬是一路人,奴仆变了主上,倒比旁人还会拿架子,谁知,她竟永远那样客客气气,清淡平和。不仅从不主动搅和进别人的是非,便是别人有心拉她下水,她也总能避重就轻,全身而退。

所以东宫才越来越喜欢到竹舍来吧,哪怕什么也不做,只与她闲坐片刻,也是愉悦的。

虽说曾有好长一段时间,他们都说是因着许良娣的缘故,缦娘子才能得东宫宠爱,可她冷眼旁观许久,就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她那样一个人,根本不需要借别人的光,自己就已足够霞明玉映了。

后来的事,也慢慢证明了这一点。

她原本觉得,跟着这样一个主上,便是没有什么远大的前程可言,也是人生一件幸事,然而晋阳君的出现,将一切彻底改变了。

那日,他找到她,轻描淡写地说“本君找你来,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想让你帮本君看顾着缦娘子,将她与东宫再一起的情况报告给本君,然后再依本君的吩咐行事。”

落英自然严辞拒绝,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哪里来的勇气。

晋阳君却冷笑着,扔给她一截头发,道“本君可以随时取你弟妹一截头发,就可随时取他们的首级。做与不做,你自己掂量。”

惊得她不知如何回答。

此时却听他又道“放心,不是叫你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不过是适时地说些话,透露些消息,或者传递点东西而已。”

她不得已,只得应了下来。

于是,第一次,她适时地在太子妃面前,将缦娘子落水的真像说了出来,这倒还像是在帮她。

第二次,她在上元节将高启年接沈奉仪出宫的消息透露给他们,这似乎也没什么。

第三次,她将沈承徽给东宫做的岁寒香方抄出一张给他们,好像也不伤大雅。

还有,就是让她制造他单独见沈筠的机会,以及让她将沈筠见了赵雍后吐血的事,添油加醋地告诉东宫等等这些小事。

她以为,这些都不算害他们。

可东宫被围时,沈筠最后说的话,却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她这才明白了,为何数年之前,沈筠忽然将所制之香及制香器具一并烧了,从此只佩香花。

海棠

夜凉如水。

萧琮独自踱到竹舍,却见院中一个宫婢,正坐在廊下剥着鲜笋,身旁挑着一盏风灯,或明或灭。

萧琮走了过去。

那宫婢听到脚步声,抬头见是皇帝,忙俯身稽首道“参见陛下。”

萧琮道“你是何人?”

那宫婢道“小人原先是贵妃娘娘院中负责洒扫的宫婢海棠。”

“那为何在此?”

“陛下和诸位娘娘迁宫时,奴婢自请留下,在此处洒扫。”

“那你可知,此处曾住过何人?”

“是辰妃殿下。”

萧琮闻言,蹲下身,冷冷道“那你究竟,是何目的。”

这些年,所有人都知道,只要能跟辰妃扯上点关系,必能从皇帝那里得点好处,此前,萧琮还对他们有求必应,今日却忽然像是厌倦了一般,眼中只剩寒光。

贱人,你不该,在她的地方,扰她的清净。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